<address id="h1d97"></address>

<form id="h1d97"></form>

        <address id="h1d97"><form id="h1d97"><nobr id="h1d97"></nobr></form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h1d97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中國非金屬礦工業協會

              工業經濟平穩增長是國民經濟健康運行的有力支撐。多年來我國工業發展成績矚目,已形成顯著規模優勢、齊全配套優勢和強大內需優勢,隨著未來進入新發展階段融入新發展格局、產業結構優化和轉型升級不斷加速,工業長期增長的前景依然可期。但近期以來,多重因素對工業經濟運行造成干擾和掣肘,由于外部環境復雜多變,國內供需條件深刻變化,短期風險矛盾和轉型壓力疊加共振,工業經濟平穩運行受到挑戰,下行壓力有所加大。2月18日,經國務院同意,國家發展改革委等部門印發《關于促進工業經濟平穩增長的若干政策》(以下簡稱《若干政策》),主動出擊、精準施策,全力促進工業經濟平穩增長,全力保障國民經濟穩定運行和高質量發展。

              一、強化稅費政策支持力度,增強工業企業融資能力

              切實減輕企業稅費負擔。財稅政策一直是推動工業經濟發展的重要抓手,具有覆蓋面廣、普惠性強等特點。近年來,我國先后通過發行抗疫特別國債,加大企業所得稅、增值稅等稅收減免力度,有力促進了工業經濟持續穩定發展。但也要看到,我國財稅政策還有較大優化空間,企業轉型發展還面臨較大的稅費成本負擔。當前,需求收縮、供給沖擊、預期轉弱三重壓力導致工業經濟增長難度加大,特別是部分中小微企業面臨較大生產經營壓力,需要實施積極的財政政策,盡快推動新的減稅降費政策落地生效,強化對制造業中小微企業的支持力度,減輕企業生產經營負擔,釋放企業創新創業活力?!度舾烧摺穼⒔档推髽I特別是中小微企業稅費負擔作為第一要務,提出加大中小微企業設備器具稅前扣除力度、延長階段性稅費緩繳政策、加大小型微利企業所得稅減免力度、降低企業社保負擔等一系列減稅降費舉措,有利于切實降低企業稅費負擔,增強企業發展信心,推動工業經濟平穩健康發展。

              強化金融信貸支持。金融是實體經濟的血脈,習近平總書記指出“深化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,增強金融服務實體經濟能力”。近年來,金融業回歸實體經濟支持工業經濟發展的力度不斷加大。據中國人民銀行數據顯示,2020年,銀行業新增制造業貸款2.2萬億元,規模超過前五年的總和。2021年,中國制造業中長期貸款增速超30%,其中高技術制造業中長期貸款同比增長達32.8%;普惠小微貸款余額19.2萬億元,同比增長27.3%,普惠小微授信戶數4456萬戶,同比增長38%。長期以來,我國工業企業特別是中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問題并未根本破解,在市場競爭壓力增大背景下更加突出,需要引導金融機構加大對實體經濟特別是小微企業、科技創新、綠色發展的支持,以助力工業企業向更高質量發展邁進?!度舾烧摺诽岢?,2022年繼續引導金融系統向實體經濟讓利,推動制造業中長期貸款繼續保持較快增長,鼓勵地方法人銀行發放普惠小微信用貸款,落實煤電等行業綠色低碳轉型金融政策,支持碳減排和煤炭清潔高效利用重大項目建設,有利于拓寬制造企業、小微企業融資渠道,降低融資成本,增強工業經濟發展動力。

              二、加強項目和工程投資,加速低碳高端數字化轉型

              加速工業增長模式低碳化。近年來我國能源消耗和生態環境頂板效應日趨強化,傳統工業粗放發展模式難以為繼。隨著碳達峰碳中和這一重大戰略部署深入推進,加快形成節約資源和保護環境的工業結構和新型模式勢在必行。推進工業綠色低碳循環轉型升級,不僅有助于降低工業能耗污染水平,提高有效供給能力,從而緩解資源環境對經濟社會發展約束;也有助于通過投資關聯帶動作用,拓展和擴大綠色產品服務需求,從而催生和壯大新產業新業態新模式。為此,《若干政策》一方面從能源供給端出發,提出加強支持大型風光電光伏基地、分布式光伏、海上風電等新能源項目建設,也提出加強傳統煤電機組的改造升級。另一方面也從能源需求端出發,針對高載能工業,提出啟動實施鋼鐵、有色、建材、石化等重點領域企業節能降碳技術改造工程。

              助力工業競爭水平高端化。長期以來,我國很多工業企業重生產、輕研發,一直處于技術追隨和產業依附地位,高端、關鍵核心和重要基礎環節相對薄弱。當前面對產業競爭新變局,我國工業企業技術創新能力偏弱、根基不牢的矛盾正在凸顯,在需求結構持續升級、市場競爭日趨激烈的背景下,制造業核心競爭力不強的短板不僅對工業經濟短期運行形成沖擊,更是對我國工業長期持續健康發展形成“箍桶效應”。為此,《若干政策》圍繞破解制約工業整體競爭力的突出瓶頸,提出了實施提升制造業核心競爭力、產業基礎再造等重大工程,并提出加快培育先進制造業集群和“專精特新”企業等相關舉措,旨在充分發掘企業創新升級潛能。

              推動工業發展形態數字化。當前,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方興未艾,數據作為新生產要素的作用日益凸顯。隨著一系列重大和前沿科技創新加快突破和應用,特別是移動互聯網、大數據、人工智能、云計算、物聯網、5G、區塊鏈等數字技術加快創新應用,不斷向各領域融合滲透,加速帶動傳統工業升級變革,將深刻改變工業發展形態。數字化轉型不僅將推動技術與產業互動,也將促進跨產業融合,催化放大乘數效應,尤其是隨著“數字紅利”持續釋放,可以極大地提高工業發展質量和效率、提升產品和服務水平,并不斷催生新產業、新業態、新模式,加速數字化轉型已然成為重塑工業競爭新優勢的必由之路。為此,《若干政策》圍繞加快新型基礎設施建設提出了一系列重大工程,啟動實施北斗產業化重大工程、大數據中心建設專項行動等,隨著一批重大工程落地實施,有望不斷加速工業企業數字化轉型。

              三、加強政策協調聯動,保障要素和能源資源有效供給

              加強能源資源保障,助力工業平穩運行。2021年下半年以來,國際煤炭、石油、天然氣供求壓力增大、價格持續攀升,國內一些地區出現能源供需失衡,部分省份電力供需偏緊。同時,由于我國在鐵礦、銅礦等重要資源領域進口依賴度高,在全球流動性過剩、市場炒作、預期緊張等因素影響下,鐵礦石、銅礦、玻璃等大宗商品以及棉花、大豆等上游原料都出現價格長期上漲變化,導致工業企業成本嚴重承壓。2021年,我國累計進口鐵礦石11.2億噸,均價164美元/噸,同比上漲55.3%;銅精礦進口金額567.6億美元,同比增長55.6%?!度舾烧摺诽岢?,做好重要原材料和初級產品保供穩價,加強市場監管和監測預警,推動符合條件的礦產開發項目和再生資源利用,有助于提高資源能源的穩定供應和保障水平。

              創新土地供給方式,提高工業用地彈性和效率。隨著城鎮化步伐加快,要素市場化改革加速,土地資源的稀缺性日益顯現,再加上土地集約化利用導向增強,用地緊張、成本升高成為工業發展的剛性約束。與此同時,工業用地還存在資源配置不優、出讓使用彈性不足、二級市場發育不夠、閑置用地盤活利用不暢等問題,對工業發展也有結構性影響?!度舾烧摺诽岢?,保障重大項目土地供應,支持實行“標準地”出讓、類型合理轉換、彈性供應用地等措施,有助于進一步挖潛用地空間、提高用地效率和效益。

              統籌工業發展與環境保護,有序推進節能降碳轉型。國家“能耗雙控”目標要求一直是穩定、明確的,但一些地方缺乏合理統籌安排,長期與短期任務協調不當,臨時加碼壓減能耗約束性指標,給工業特別是高載能產業發展造成影響。一些地方政府采取動輒停產關閉、先停后治等簡單粗暴的“一刀切”行為,未能充分考慮行業技術特性、能源利用效率、經濟社會效益等,對企業穩定運營、安全生產和擴大投資帶來不良影響?!度舾烧摺诽岢?,落實好新增可再生能源和原料用能不納入能源消費總量控制,能耗強度目標在“十四五”規劃期內統籌考核,落實好國家重大項目能耗單列政策,有助于更好地推進工業節能降碳轉型。

              (付保宗 徐建偉 余新創 中國宏觀經濟研究院產業所)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創建時間:2022-02-23 11:06

              《關于促進工業經濟平穩增長的若干政策》系列解讀 | 多措并舉 全力促進工業經濟平穩增長

              欧美午夜A级精品

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h1d97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form id="h1d97"></form>

    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h1d97"><form id="h1d97"><nobr id="h1d97"></nobr></form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h1d97"></address>